-------------------------------------空中两道遁光一前一后在海面上唿啸掠过,只见两道遁光越来越近,可知后面那道遁光中的人修爲远比前方深厚许多,前方遁光中看其面貌原来是名清秀少年此时满头大汗满脸苍白,这是灵力透支过度的情况,少年也明白自己的情况再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少年咬牙切齿的握着手中之物,一连被追杀了七天,手中的法宝还不停的吸取身上的灵力,自己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状态,后面的人影摆脱又摆脱不掉,想放弃手中的宝物又死死黏在自己的手心上,闷头将身上最后的恢复药丸一鼓脑全吞进腹中「放弃吧,你逃不掉的,乖乖将宝物和储物戒子交出来,我可以答应你留你个全尸」冷漠至极的女修声音传至耳朵,看了看四周选定了一个树林较爲茂盛的小岛飞去,遁光一前一后落在小岛上少年落地后转过身体看向追了他数日的女修,此刻他才真正意义上看到这个女修的全貌,女修头发梳成了结鬟形状,容貌俏丽无比,穿着一件红色劲装,合体的衣裙将苗条无比的身材勾勒的曼妙无比,将女性身体之美发挥的无比淋漓尽致,白皙深邃的乳沟,细致白嫩的大腿和粉臂,让少年爲之一愣差点迷失自己。「终于认命了吗?让本小姐追了那么久,不把你抽筋扒皮难消我心头愤怒」残忍的话语从俏丽女修口中吐出有着说不出的怪异,让原本被女修外表吸引的少年冷不禁的打了个寒颤。「有什么手段放马过来吧,就算你能杀掉我我萧易也不会让你好过的」萧易毫无底气的说着「呵呵,你区区筑基初期修爲拿什么跟我已经金丹期的拼命,哼,反正杀了你也能拿到我要的东西,你叫萧易吗?记住下了黄泉杀你的人叫穆秀颖」穆秀颖已经不想再跟萧易废话了,早点杀掉早点了事,追了七天七夜早让她一肚子怒火,于是说完就祭出她脚下的飞剑琉璃紫金剑,卷起了漫天的紫金琉璃色彩,这些紫金琉璃色彩铺天盖地的向萧易席卷而来。萧易见状大惊失色没想到此女下手如此干脆果断,一言不合杀招便祭出,眼看即将临体的琉璃剑光,连忙祭出身上仅存的一件防御盾牌和手上的法宝,只可惜只支撑了两个唿吸,盾牌便破裂碎去,馀下的剑光在没有盾牌阻挡之后,纷纷唿啸的往萧易掠去,而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手中的法宝的萧易,却发现它只是发光闪了一下便在无动静。感受着刺在皮肤上凌厉的剑气,萧易顿时心灰意冷闭目等死,就在萧易准备承受那声势浩大的剑气贯穿时,却发现剑气仅仅只将自己的衣服绞碎,连皮肤都没伤到一丝,错愕的睁开双眼。只见原本气势凌人的穆秀颖,一边脱去身上爲数不多的衣服说道「你以爲我会那么简单就让你死去吗?」「害我追了你那么久,不用世界上最残忍的方式把你杀掉我怎么可能甘心」一边满是冷意的说着是要杀他的宣言,却一边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露出自己那从未暴露在人眼前的肉体。在萧易满脸疑惑下,穆秀颖终于将身上衣服脱光,迈着性感的猫步,摇晃着胸前丰硕的乳房,一步一步的走向同样光着身体的萧易。穆秀颖劲装脱去后,那隐藏在衣服下的玲珑曲缐身体完全暴露,洁白如玉的肌肤。胸前两个坚挺鼓囊囊的雪白小丘上两朵樱红的蓓蕾在顶端点缀着,有如雪峯上的两朵梅花般耀眼。其下则是一抹浓密而整齐黑森林,配上那修长曲缐完美的长腿,让萧易看得目不转睛,下身的分身也不受控制的坚挺起来。萧易手握着法宝颤抖着身躯紧紧靠在背后的树干上,看着近在咫尺随手可灭杀自己的穆秀颖,虽然眼前风景不错,但在小命不宝的情况下萧易也没有心思去欣赏,只觉得本来远远看便已经感觉很硕大的双峯,近距离一看感觉更大了几分,但一看那充满杀意的漂亮脸庞,心中得火热顿时消失大半,连带下身的分身也一同软下,萧易颤抖着问「你...你想干嘛?」「我想干嘛!」冷冷一笑「我要你死!!」说着一手抓着萧易的头,将脸凑上一口吻住萧易的嘴巴,用力的吸允着萧易嘴中的唾液,好像这样能将萧易的生命给吸取过来一般,另一手更是握上萧易那软掉的阳具,轻轻的来回套弄着。萧易顿时脑袋一蒙,这是怎么回事,感受着贴在胸膛上的两团柔软之物,和嘴巴中那条湿润滑柔的舌头,不是说要杀我,怎么感觉好像是在向我求欢一样。有便宜不占是白痴,反正逃也逃不掉,死前能享受一下这个他有生以来见过最漂亮的女修也不错。萧易想通后,也不管穆秀颖的动作了,将手上的法宝随意扔在地上空出来的双手便往穆秀颖身上抓去。感觉道萧易的动作穆秀颖眉头一皱,将头后退离开萧易的嘴巴说道「还想反抗?任你在怎么反抗还是难逃一死的」萧易顿时也来了硬气「来阿,怕你不成」「呵呵,小小蝼蚁也胆敢憾动大树,不自量力」穆秀颖眼中满满的藐视,认爲弱小的萧易因该早早束手就服,在她看来只有使出一丁点力量就能轻易碾死的蝼蚁,根本不值得她使出全力,只要她稍稍动动手就可以完败对方。穆秀颖想念及此决定在加一点点劲,无视萧易双手揉捏着自己胸前饱满乳房,蹲下身来将眼前被她搓揉的硬挺得火热含入嘴中。「嘶~」萧易受穆秀颖这一下,全身舒服的毛细孔都打开来,让他忍不住叫了出来。然而在穆秀颖看来这是萧易认输败亡的前奏,当下更加卖力吞吐起嘴巴中的硬物,更不时的用她那丁香小舌,舔着肉棒顶端的红色龟头,因爲每当她舔在这个部位时,萧易口中发出的声音就更加频繁,在她看来这里是萧易的弱点所在,要频繁的攻击此点。舌头不停的在肉棒顶端的龟头上打转,更不时的用舌尖钻进最前端的马眼所在,还时不时用牙齿轻咬,嘴唇轻吻着棒身,就连子孙袋也没忘掉。在穆秀颖的强烈攻击下,萧易终于忍受不住双手紧紧抱着木秀颖的头往自己的胯下顶去,让自己那五寸长的肉棒深深的插进木秀颖的喉咙中。「啊~」萧易不由自主的低吼一声,浓厚腥臭的精液大量的在木秀颖的口中射出,穆秀颖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当萧易的阴毛插进她的鼻孔时,大量的精液从马眼中喷出打在她的嗓子眼上。好一会,穆秀颖才挣脱萧易的双手,吐出那根硕长的肉棒。「咳~咳~」穆秀颖趴在地上难过的咳嗽着,嘴角还挂着长长的乳白色的精液,咳了好一会才回神过来的穆秀颖,发觉嘴角的异样,伸出舌头将那残留的精液舔了进去,看的萧易一阵恶心却又感到兴奋无论待会她会怎样杀掉自己,但是能让这样一个天之娇女吃掉自己的精液,萧易忽然感觉似乎被她杀死也没那么可怕了「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招,不过就算如此,也难以摆脱你死亡的下场,拿命来吧」穆秀颖一本正经的说着,胸前的双乳一阵剧烈晃动,便运起双掌打向萧易。看着即将及体的双掌,萧易不由闭眼想道终于要死了吗,萧易还来不及多想双掌已经击打在萧易身上,萧易被掌力推的不由自主的跌躺在地上,还来不及感受身上被打的地方伤势如何,便发觉适才已经射过一次依然坚挺的肉棒,刺入了一处紧窄柔软湿嫩的软肉之中,并且前端好像穿破什么似的,让自己的的龟头一阵发痛,紧接着跨间一个柔软的重物紧紧压在上面,让萧易忍不住睁眼一看,顿时愣住。「哼...想不到...恩...你...阿...居然能逼我、哼...恩...使出这一招,死...在我这招之下的你还...、唔...是第一个,你...阿、有幸得见、唔...此招,还真是、恩...三生修来的福份,不过、哼...你也就到此...、阿...唔...爲止了...恩」穆秀颖一边说着不着边的话,一边上下起伏着身体,努力的用两腿之间的肉穴吞吐着萧易那根粗长的肉棒。看着肉棒上的血丝和听着穆秀颖与动作完全相反的内容,萧易哪还不明白穆秀颖肯定中了什么法术,自己肯定没有这个能力,难道是这座小岛上还有着第三人,是他帮我的?爲什么帮我?被肉棒传来的快感生生打断了萧易的思考,看着坐在自己身上不断起伏的身影,和那因爲剧烈运动不断晃动的美乳,萧易决定好好享受这次意外的艳福了,无论是否有第三者在,总之暂时对自己没有恶意,更不用提还让在身上起伏的大美女给自己搞,要是对自己有恶意,他能让穆秀颖不知不觉得中招,大可连自己一起收时掉,想通后萧易不在费脑筋去思考了,伸手抓向在眼前不断摇晃的乳房,大力的揉捏起来,身体更是挺起身来将嘴凑上其中一颗已经坚挺的蓓蕾吸允起来。「噢...该死...的...你还能反抗...别以爲这样...、就能让我认输」穆秀颖将手搭在萧易的肩膀上,让自己的身体起伏更加省力,小穴吞吐肉棒的速度更快了一分,啪啪啪...、啪啪...肉与肉的拍打声,在两人的耳边响个不停。「我不会输的...、阿...噢...、我...乃...天苍宫...的精英弟子...我有远超同龄人的修爲和潜力,...连掌门...都夸我...的天份...我怎么可以输给你...这个名不经传的散修身上...唔...不...」穆秀颖发狂似的甩头,本已梳理整齐的结鬟,让她给甩的全都披散开来。萧易已经懒的去管她所说得话了,现在怎么让自己更快乐更舒爽才是重点,将头埋在穆秀颖胸前的乳肉之间,嘴巴更是紧紧含着乳头不放,双手托在穆秀颖的翘臀上,让上下起伏用肉穴吞吐肉棒的的速度硬是加快了几分。「噢...不...慢点...我受不了了...,你放手...不要...我不要输...阿...喔...唔...你混蛋阿...不要咬我乳头...阿...」穆秀颖潮红的秀脸,满脸惊恐既愤怒最后又不得以哀求着萧易「不...不行...阿...阿阿...要死了...我要死了...阿...」穆秀颖双眼逐渐翻白,嘴角不受控制的留着口水「吼~」萧易一阵怒吼,腰间用力一挺,让肉棒伸伸的刺入,随后将大量精液喷洒而出,灌注在穆秀颖的子宫内。「噢...不...好烫...好热...要死了...烫死我了...死了...」穆秀颖在一阵比之前更加高昂的叫声后便昏死过去「唿~」看着身上昏死过去美娇娘,萧易内心一阵复杂,缓缓抽出沾着血和精液淫水的混合液体,一汩汩浓精缓缓从穆秀颖红肿的小穴中流出萧易站起身子,从戒子中取出备用衣服穿上,环顾四周出声说道「不知哪位前辈在此帮助在下,请现身受晚备一拜」萧易连说三次见无人应答,看着躺在地上的娇柔美体,百感交杂,杀了她,辣手摧花实在有点下不下手,不杀,等她清醒过来,自己肯定逃不过对方的追杀,正当他无计可施时,一阵怒骂让他惊醒「你个白痴,你是不会施法控制她吗?」「是谁?!是前辈吗?还请现身一见!!」「你这个笨蛋,我在你脚下!」「脚下?!」萧易低头一看,地上只有穆秀颖这个蛮横女修哪来的其他人「你这个愚蠢的大白痴,我就是你拿在手上,灌输了七天七夜的灵力的紫色晶莲」「是你!!你会说话!!」「先不要管那么多,快点把我放在她的头上,你也不想她在追杀你吧,是的话就快点照做」萧易被它的口气吓到连忙照办,将那朵晶莲放在穆秀颖那光华的额头上「我现在传你一式法诀,你专心接收,我只能传授一次,接下来要靠你自己了,在来我就要沉睡了」「前辈...」「不用多说了,你那丁点法力大半都让我啓动晶莲发动幻境去影响她了,现在还得传你法诀,传完后我就会再次失去意识,把事情搞定后在想办法唤醒我吧」萧易还打算问些事情,却发现脑海内突然多出一些讯息,连忙收摄心神专心吸收消化起来。好一会,萧易睁开双眼,看着依然沉睡中的穆秀颖,运起身上不多的灵力,运指在空中书写了一道微微发散着淡紫色光芒的白色古篆,然后一指点在穆秀颖头上的紫色晶莲上,空中的古篆字随即缩小钻进萧易手指所点的晶莲上后,萧易这才收回穆秀颖头上的紫色晶莲。只见穆秀颖额头中心处微微散发着淡紫色光芒,不一会消失无影无踪,彷佛从未出现过一般,萧易见状才放下心来,拿出备用衣服盖在穆秀颖身上后,才坐到不远处收摄心神打坐回复起功力来,并等待穆秀颖的清醒三天后,一道遁光极速的从这个小岛上飞出,遁光内赫然便是穆秀颖和萧易两人,只见穆秀颖控制着飞剑而萧易站在其身后,而萧易一双大手不安份的在前者的衣内来回摸索。原来萧易在三天前恢复功力后,反覆的输入全身功力后,再次将晶莲中的灵体唤醒,从她的口中明白,原来此宝叫做紫欲晶莲,作用有三,一是施放出幻境将人导入其中,控制其肉身做出与内心所想做的事相反,而那天正是发动此能力,让穆秀颖与萧易交合,而自始自终在穆秀颖的脑中所想的,却是施放各种大招和萧易打的不亦乐乎,此招可谓之强悍,可惜,凭萧易目前的功力修爲上不足以发动,上次能成功主要还是晶莲内的灵体,强行发动才成功。而晶莲中的灵体,本来萧易以爲它是法宝之灵,后来听它所说才明白,它是一个被上一代主人关进去准备做顶炉的元婴期女修叫做宁静,而它早已被其原主人驯化,虽然原主人早已死去,但是只要持有晶莲同样可以使唤它,故此它才会出手帮忙,更因爲它的帮忙,由于境界高出穆秀颖太多的关系,这才仅凭微弱的灵力一举成功。而晶莲功能之二,便是种下奴印,通过晶莲种下奴印并抽取一丝魂魄存于晶莲之中,然而并不是直接效忠萧易,而是透过晶莲服从它,换句话说,一但晶莲易主,那穆秀颖将效忠下一个持有者,对此萧易有点不满,毕竟到手的美女,要是因爲这样落入别人手中肆意玩弄,心里实在有种戴绿帽的感觉,但对此萧易又没有其他办法,只好谨慎小心使用别让人夺走了。最后一样功能,便是将种下奴印的女修收入晶莲内,便和正囚在晶莲中的宁静一样,可惜要使用这样功能至少修爲得达金丹初期,对此萧易也略感遗憾,因爲通过和宁静的对话,从她口中得知,她本是一门派小公主,貌美惊天大陆上无数年轻才俊均拜倒在她石柳裙下,就连穆秀颖的姿色都远逊于她,而她也因此才会被原主人收进晶莲之中,而她的门派更是因此被其晶莲原主人灭掉,对此萧易不免唏嘘不已,这是要多么漂亮的人,才会让人如此不择手段灭人满门只爲将之掳走。而本来听到此还想安慰几句的萧易,听到宁静后面的话顿时打住,只听她说「主人,真是太厉害了,竟然三两下便把我门派中的最厉害的父亲打成碎肉,一掌之下更是将整个门派扫爲平地,真是太佩服了」从她的话语中,萧易可以想象他说这话时眼中肯定冒着星星闪闪发光,这已经没救了,一方面对这晶莲的能力大爲赞叹强大,一方面又觉得这样简单的灭绝一个人的本心太过残忍,至少听着宁静那样对一个杀父仇人这样崇拜的话语,萧易不由的生出对她的怜悯和同情,将来要是有能力了就将她放出与他双修一番,多干她几次,反正这女人已经无可救药了而且她将那紫欲晶莲的配套功法全都给了萧易,期中最重要的便是那双修功法,这一紫欲晶莲摆明就是在收集鼎炉用的法宝,而它的双修配套功法更是逆天,于是萧易打算寻找一个安稳的地方,好好修炼一番,于是便发生了眼前的事。「主人,你真的要随我加入我的门派」穆秀颖红着脸。「恩,没错,如今我已获得不错的功法,若是继续在外修炼,很难精进,不如加入一个门派,充分利用门派资源必定比我一个人在外轻松许多」萧易一边答着,一边揉着身前之人的乳肉。「不过,我虽然是菁英弟子,也没有办法随便让一个人成爲正式弟子,所以主人你只能成爲我门派的记名弟子而已」穆秀颖一边控制着飞剑一边娇喘着说「没关系,只要能进去,什么身分都没差,再说了每年必定有升级考核,慢慢升上去也较不会引起太多人注意。」「恩,那秀颖明白了,前方再万里便是我门门派了,主人要不要各自飞遁,因爲再往前已经是我门门下弟子经常出没的范围了。」看着穆秀颖所指的方向,萧易嘴角微微上扬,原因无他只因爲他感觉到已经被他炼化放在丹田内的紫欲晶莲,竟然有着不下五点的反应...这下有趣了...